• <small id="kepo7"></small>
    1. <tbody id="kepo7"></tbody>
    2. <th id="kepo7"></th>
      合同糾紛
      當前位置:主頁 > 客戶案例 > 合同糾紛 >

      違法請托支付關系費 合同法律師提醒謹防"雞飛蛋打"

      發布人:重慶律師吧     發布時間:2018-01-02 11:39:43

          在當前這樣的人情社會、關系社會中,有的人遇到麻煩或者希望辦成某件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努力,而是拿錢開路,托人搞掂關系、打通關節。由此產生的民間糾紛大量進入訴訟程序。   
       
          法院對于原告起訴被告返還“辦事費”案件裁判觀點主要有以下四種:
       
          第一種是裁定駁回原告起訴。將符合起訴條件的案件,裁定駁回原告起訴,缺乏法律依據,且糾紛未得到處理。
       
          第二種是認定違法委托無效,收款人返還款項。雖然對收錢的人不予保護,但對“花錢找人辦事”的人沒有警示作用,對其投機以及非法行為未進行必要的處罰。
       
          第三種是認定違法委托無效,但駁回原告訴訟請求。這無異于使“收錢還不辦事”的人堂而皇之,是最不好的一種處理方式。
       
          第四種是認定違法委托無效,駁回原告訴訟請求,并決定收繳被告違法所得。這對投機以及違法行為人均做處理,使原被告都不能通過違法行為而獲取利益,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重慶律師吧合同法律師在此特別提醒各位當事人,辦任何事情都需要在國家政策法規允許的框架下進行,搞旁門歪道,謹防折了夫人又折兵。下面略舉一例僅供參考。
       
      \
          

          案件事由:原告訴被告未能兌現承諾搞掂關系,需返還協議金額195萬元

       
          2008年8月,金某的丈夫韓某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后金某經其親戚湯某介紹認識黃某,黃某承諾可以“搞定”把韓某放出來。金某與黃某簽有兩份協議書,署期為2008年12月3日的協議書主要內容為:
       
          1.金某委托黃某為韓某聘請刑事辯護律師,黃某負責與律師溝通協調、結算費用;
       
          2.金某分次給付黃某180萬元,其中5萬元不論委托事項處理結果如何,金某均不得請求返還,另175萬元按如下約定處理:
       
          (1)如果韓某無罪釋放或被判緩刑,該款歸黃某所有;
       
          (2)如果韓某被判有期徒刑不予釋放,黃某應將該款項全額返還金某;
       
          3.上述款項包括金某應支付的律師費、差旅費、調查費等,若實際發生費用低于約定數額的,多余部分作為給黃某的補償,若實際發生費用高于約定數額的,金某不再另行補償黃某。
       
          署期為2009年5月3日的協議書則約定金某分次給付黃某200萬元,其中195萬元按如下約定處理:
       
          (1)如果韓某被判有期徒刑,但金某被查封的價值上千萬元的房產最終解封的,則該195萬元歸黃某所有;
       
          (2)如果韓某被判無期徒刑,且查封之房產被當作犯罪所得被沒收的,黃某應將195萬元返還金某;該協議的其余內容與前一份協議相同。
       
          金某先后給付了黃某200萬元。黃某為金某就韓某一案聘請了刑事辯護律師,支付律師費3萬元。
       
          2009年7月,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審判處韓某有期徒刑1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并處罰金40萬元。
       
          2010年1月20日,金某以與黃某之間的協議系以刑罰結果作為合同約定的標的,違反了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為由,訴至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要求被告黃某返還195萬元。
       
      \

          審判結果:“打點”“搞定”系非法活動,協議費用應予以收繳

       
          在審理中,金某向法庭陳述,其通過湯某找到黃某,當時黃某承諾可以“搞定”把韓某放出來,黃某對所收款項表示是用來“打點”的。湯某亦作證證實了金某的上述說法。對于所收200萬元,除3萬元用于支付律師費外,黃某稱其余款項主要用于應酬、咨詢、出差、招待等,但黃某未能舉證證明其余款項的實際用途。
       
          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當事人訂立、履行合同,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擾亂社會公共秩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綜合雙方的陳述及提供的證據,應確定雙方最終實際履行的是署期為2009年5月3日的協議。結合該協議書的內容、實質和目的、當事人陳述以及湯某的佐證,應認定原、被告簽訂的協議書明顯是以國家刑事司法活動的結果作為支付協議報酬的條件,有損司法機關的權威性、公正性,損害社會公共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故原、被告簽訂的協議書應屬無效。
       
          本案黃某共收到金某給付款項200萬元,其中3萬元系用于支付律師費,對黃某實際付出的勞動可酌定合理報酬2萬元,剩余195萬元系黃某基于非法目的而收取的報酬,應認定為違法所得,依法當予民事制裁。
       
          一審判決駁回原告要求被告返還195萬元的訴訟請求。同時,一審法院對黃某作出予以收繳違法所得195萬元的民事制裁決定。
       
          宣判后,原、被告均不服一審判決,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訴求同一審。黃某不服一審民事制裁決定書,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金某委托黃某的意圖系通過黃某使用“打點”“搞定”等非法手段對國家刑事司法活動及其可能產生的結果施加影響,該約定無視法律的公平正義,無視司法制度的嚴肅性和權威性,損害規范有序的法律服務市場的建立,進而可能影響司法公正和司法廉潔,雙方所簽協議應認定為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屬無效合同。金某支付黃某巨額款項的目的主要系欲用于“打點”“搞定”的非法活動,扣除能夠證明的合法支出和合理報酬外,其余依法應當予以收繳。
       
          故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作出維持民事制裁的復議決定。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