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kepo7"></small>
    1. <tbody id="kepo7"></tbody>
    2. <th id="kepo7"></th>
      經濟糾紛
      當前位置:主頁 > 法律法規 > 經濟糾紛 >

      債務糾紛律師探討公開債務人黑名單的利弊得失

      發布人:重慶律師吧     發布時間:2018-01-02 23:57:42

        主持人:近年來,由于欠缺誠信機制和有效制裁手段,社會上“債務人神氣,債權人受氣”的不良風氣一直在延續。在這種情況下,近來銀行紛紛出臺“黑名單”以制裁欠款不還的失信者。對于銀行此舉,有的褒揚,認為這是減少貸款風險的積極措施,也有的認為此舉侵犯了債務人的隱私和商業秘密。重慶律師吧專門組織相關法學專家、債務糾紛律師在此探討公開債務人黑名單的利弊得失,以及公布民事主體之間的債權債務是否屬于隱私或商業秘密。
       
      \
       
        西政魯教授:隱私是針對公民個人而言的,商業秘密則是針對企業而言的。一般來說,個人隱私或稱個人秘密,是指公民個人生活中不愿為他人知悉的秘密,包括個人私生活、個人日記、照相簿、財產狀況、生活習慣和通訊秘密等。而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從上述概念內涵看,由于公民的債權債務狀況直接反映出其個人財產的多少,因此屬于隱私;而企業之間誰享有債權,誰負有債務,是一種客觀存在的事實,不屬于商業秘密。
       
        王律師:公民之間的債權債務,除非經過法院判決并予以公開,當屬個人隱私無疑,即使經過法院判決但尚未公開、不為公眾知曉的債權債務,也屬隱私,受法律保護。法人、其他組織之間的債權債務,應屬于商業秘密,也受法律保護。
       
        蔣律師:民事主體之間的債權債務,應當屬于私人信息的一部分,即屬于個體所有而非向社會公眾公開的信息。一般而言,只有當事人自愿,私人信息才可以被公開,這種公開才不會侵犯相關當事人的隱私或商業秘密。當然,任何權利的法律保護都不是絕對的。如果保護隱私或商業秘密會給公共利益帶來更大的損害,那么,這種保護就要被削弱甚至取消。比如說,去年我國有關部門公布“非典”患者名單的行為,就是為了防止“非典”擴大和保護社會公眾。
       
        竇律師:單純的債權債務并不屬于法律上的隱私或商業秘密。原因很簡單,在司法實踐中,當事人之間就債權債務糾紛到法院起訴時,法院絕不會僅僅因為這是一種債權債務關系就以“隱私”或“商業秘密”為由不公開審理此案。如果說,單純的債權債務屬于隱私或商業秘密,那么,目前我們的許多實際做法就有侵權之嫌,如在找不到一方當事人時,債權人通過媒體發布催收通知,或者發布債權轉讓通知等。
       
        周律師:隱私,顧名思義,一個是“隱”,即不讓別人知道;一個是“私”,即個人的信息,與他人無關。如果說債權債務是隱私的話,那也只是針對雙方當事人之外的第三人而言。在債權人和債務人之間,不存在隱私問題,因為關于債權債務的信息,屬于雙方的共同信息,而非哪一方的個人信息。
       
      \

        作為法律地位平等的民事主體之間,債權人能否以公布黑名單的方式來制裁債務人的違約行為?

       
        主持人:“平等者之間無懲罰權”,這是一句古老的法諺。在人類社會早期,債權人對欠債不還的債務人可以實施人身強制,甚至將其貶為債奴。后來,隨著文明的進步,人格利益日益張揚,具有無限價值。請問,在今天,法律能否允許債權人以公布“黑名單”這一影響債務人人格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財產利益?
       
        周律師:法律要保護的隱私,必須是與他人無關的私人信息。在債權人和債務人之間,債權債務原本就談不上是隱私,尤其是在債務人欠債不還的情況下,更談不上是隱私。因為欠債不還的行為首先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已不再是債務人個人的私事;其次,公布債務人欠債不還的事實,還可以使其他可能與債務人交易的第三人警覺,避免遭遇同樣的境況。因此,債權人可以向社會公布債務人的違約行為,以維護自己的利益和保護潛在的債權人。這種公開,不能被認為是侵犯了債務人的人格。這里要反復強調的是,隱私,只有在不影響他人權利的情況下才能存在。任何事實,如果影響了或可能影響他人的利益,就不能將其主張為隱私權。當然,公布違約事實,確實會給債務人帶來負面影響,但這一點并不能成為反對理由。實際上,債權人向法院提起訴訟和法院作出判決,都會給債務人帶來人格方面的負面影響,但沒有人會認為起訴行為或審判行為侵犯了債務人的人格權。
       
        蔣律師:對于債權債務關系中雙方當事人的利益,法律都要給予同等保護。在債務人欠債不還、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下,如果還要保護債務人欠債不還這一信息,就會出現實質上的不公平,或者說,就會使雙方當事人之間原本平等的地位失衡。因此,當債務人先行違約時,應允許債權人公布債務人違約的事實,以維護自己的權利。此外,從構建整個社會信用體系這一公共利益的需要來考慮,公告惡意逃債的債務人名單,警示社會,更談不上是對隱私權的侵犯。
       
        西政魯教授:債權人向社會公布的債務,必須是經過法院的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的債務。只有這種債務的公布,才不構成對債務人的隱私權的侵犯,因為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書是對社會公開的法律文件,其所載明的債務人負債事實對債務人來說已經不再是隱私了。
       
        竇律師:在民事生活中,凡是法律沒有明確禁止的,民事主體都可以做。從這一點上講,由于目前我國的法律和司法解釋并沒有禁止公開私人之間的債權債務,因此,我們有足夠理由認為,債權人有權采取以公布“黑名單”等借助媒體輿論壓力的自力救濟措施來制裁債務人的違約行為。
       
        王律師:債權人以公布“黑名單”的方式披露債務人的債務信息,是對債務人隱私權的侵犯,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盡管債權人為預防債權風險,可以收集和儲存債務人的有關信用信息,但這種信息僅限于債權人自己掌握,不得對外公開。
       
        主持人:剛才,各位專家和民間債務糾紛律師從一般意義上討論了債權人能否公開債務人欠債事實的問題。現在,請各位專家和債權債務專業律師探討一下,銀行作為一種特殊的金融企業,其存款主要來自廣大的社會公眾,如果借款人屢借不還,最后可能會影響公眾利益。那么,銀行在這方面是否享有某些特殊待遇?
       
        蔣律師:銀行公布欠款不還者的“黑名單”,表面上似乎涉嫌披露他人的隱私或商業秘密,但結果卻阻止了欠款不還者從其他銀行繼續貸款,避免了更多的銀行遭受損失。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維護廣大存款人利益(也可以稱作為一種公共利益)的需要。
       
        王律師:盡管銀行是一個主要從事借貸業務的金融企業,但在能否對外公開借款人欠款不還的問題上,并無特殊權利。當然,不同銀行之間出于共同防范金融風險的特殊需要,可以對各自掌握的有關借款人的還貸記錄予以信息共享,但這種信息的使用僅限于銀行之間,不能對外公開。
       
      \
       

        如何完善有關征信方面的主體資格、信息收集、公布程序、申訴和救濟等制度,建設誠信社會?

       
        主持人:今天,“黑名單”已經成了社會上耳熟能詳的一個詞匯:欠款“黑名單”、行賄“黑名單”、欠薪“黑名單”等。“黑名單”的出現和蔓延,表明我們的社會非常欠缺誠信,但誠信需要一系列制度的培養。請問,如何建設我國的征信機制?
       
        竇律師:在建立社會誠信方面,首先要從政府做起。目前,政府的相關部門控制了諸如企業登記資料、居民基本情況、納稅記錄、房屋產權狀況等基礎信息。這些信息,對公眾的生活和生產具有重大意義,但公眾卻難以獲得,或者需要花費較大成本才能獲得。因此,政府有必要打破基礎信息神秘化和封閉化的局面,率先將自己掌握的這類信息以便利公眾查詢的方式公之于眾。
       
        王律師:建立社會信用機制,包括建立商業方面的信用評價體系,不能由本身從事商業營利行為的組織負責,而只能由非營利性的社會中介機構負責。這類中介機構,可以對自然人、法人的有關債務信息進行收集和整理,依據同一標準評定其信用等級并予以公開,但不能公開具體的債權債務信息。
       
        蔣律師:一個社會的誠信和效率,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信用信息的公開。公開信用信息,一方面有利于人們以最低的成本和最快的速度獲取交易信息,有效率地決定交易事宜;另一方面有利于人們從道德和法律的雙重角度評價個人的行為,督促其誠信行事。目前我國建設征信機制,要把握好以下幾點:一是鼓勵發展征信機構。當前國外有三種模式——公立模式(由政府負責征信)、私營模式(由私人機構負責征信)和公私混合模式。鑒于我國目前社會誠信度不高、立法不完善以及各部門信息流通不暢的現實,最好先建立政府負責的公立征信機構,等到時機成熟時再放開。二是建立征信系統。首先建立各個行業內的征信系統,如金融征信系統,然后再建立整個社會的聯合征信系統,但對法人和個人的征信內容要有所區別。三是建立有效的懲戒措施。這需要從兩方面入手,首先要確立征信的法律責任體系,其次要加強社會道德的約束作用,擴大輿論監督的范圍和社會習慣的規制力。


       

      相關文章

      青海快三